一位杭州视障用户,通过移动支付减少了和社会交往过程中的障碍,这样的金融服务开始惠及1300万视障群体;一位普通的湖南农民,一笔4万元的信用贷款正改善着他的生活,整个放款流程只要3分钟;一名德里的大学生更加频繁地使用电子钱包,作为印度版 “支付宝”的Paytm,已为超过1.2亿印度用户提供了和中国用户类似的服务:充话费、缴水电、转账……许多从来没有过信用卡、银行账户的普通人透过智能手机,直接进入到电子支付时代。

 

       7月30日,在第三届互联网金融外滩峰会上,借助这些事例,蚂蚁金服集团总裁井贤栋宣称,“金融的跨越式发展成为现实,一个金融普惠的时代正在到来。”

 

       随着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成为新一代的商业技术设施,金融服务的基础设施变了,前所未有的技术红利将推动金融行业进入到飞速发展阶段。

 

       通过大数据甄别和计量风险,使缺乏信贷历史的用户也能得到金融服务。在蚂蚁金服,这些技术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仅仅在小额信贷方面,过去5年间,网商银行和蚂蚁小贷利用大数据创新信贷模式,为超过400多万小微企业提供了融资,单户的贷款金额不到3万元。

 

       普惠金融的另一个驱动力就是场景驱动。井贤栋说,未来金融的发展是场景驱动的,一旦植根于用户的需求,金融和场景紧密结合就能焕发出蓬勃生机。蚂蚁金服经过12年的发展,服务了4.5亿用户。过去12年,支付宝从网络支付工具演进到支付、生活服务、政务服务等多个场景与行业的开放性平台的发展,大大促进了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余额宝累计服务超过2亿用户,为用户创造了超过500亿元的收入,普惠理财服务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有利于促进消费。

 

       “一家公司的能力总有边界,蚂蚁金服希望与金融机构一起构建面向未来、合作共赢的新生态。”井贤栋说。

 

       去年,蚂蚁金服发布了互联网推进器计划,希望通过深度合作,在5年内助力超过1000家金融机构实现“互联网+”。

 

       时间才过去一年,计划已经完成近半。据悉,截至目前,蚂蚁金服已与超过200家银行、超过90家基金公司、超过70家保险公司,近400家金融机构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

 

       与此对应的政策背景是,在2016年1月15日,国务院首次印发了 《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规划强调通过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手段来推动普惠金融发展,这是国家层面首次将普惠金融提升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

 

       在7月24日结束的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数字普惠”成为热词。会议公报称,G20通过了由普惠金融全球合作伙伴(GPFI)制定的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并鼓励各国在制定其更广泛的普惠金融计划时考虑这些原则,特别是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计划。

 

       井贤栋说,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从国家层面到龙头企业,大家首次在普惠金融的这面大旗下汇合了,“中国金融已经进入了普惠时间。而蚂蚁模式已经走出国门,开始影响全球,辐射更多、更广的人群。”

 

       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受制于服务成本高、有效覆盖难和信息不对称、风险管理难两大核心难题,全球普惠金融的发展依然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