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和讯网》)  


       没有中场休息,也没有倒带与暂停。新的一年,互联网金融继续砥砺前行。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2007年网贷雏形历历在目,兑付承诺仍言犹在耳。转瞬间,十年光景逝去,互联网金融队伍逐步扩大,从“单枪匹马”变为抱团作战。


  与此同时,金融监管靴子落地,去刚兑、消存量、开存管……填补政策空白。这或许是最好的时代,P2P网贷行业贷款余额突破亿万元,合规大考稳中前行。当然,也可能是最坏的时代,暴力催收难掩行业之殇,利率高昂换来债台高筑。


  可无论是好还是坏,互联网金融一直有个信仰——普惠金融。自诞生伊始,互联网金融没有中场休息,也没有倒带与暂停。新的一年,继续砥砺前行。


  当新年的钟声回荡在晴朗的天空,2018年新年来到。互联网金融也站上了新起点,开启了新征程。2018年,行业进入到了生死的最后关头,备案“大考”在即,有的是翘首以盼的等待,有的是在资本市场纵横捭阖大手布局,而有的等来却是业务分崩离析。


  好的开始:备案与上市


  2016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大幕开启。过去的2年内,行业迎来了新的变革。


  在严厉的监管风暴中,互联网金融从乱象丛生逐步向合规化运营艰难蜕变,并确立了“1+3”网络借贷行业监管体系。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年底,网络借贷行业总体贷款余额达到了12245.87亿元,同比2016年上升50%。相反,全年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一直单边下行状态,数量达到了1931家,相比2016年底减少了517家。


  据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不完全统计,自2017年2月起,厦门、广东、深圳等9地区陆续发布网贷备案管理办法。从表中可以看出,各地备案标准不一,北上广等地监管相对较严,中西部地区相对较松。


  2017年12月,银监会发布《关于做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整改验收工作的通知》(即“57号文”),标志着互联网金融整改进入最后验收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表示,各地的备案政策不同,一是因为各地网贷平台发展水平不同,规模不同。二是当地网贷平台的实力不同,谈判存在一定的优势和博弈力量。三是各地金融监管部门对政策的理解存在一些差异,也由于地方监管部门的监管能力和人员储备存在差异。


  不过,尹振涛认为,随着备案的逐步,这些差异会准备被堵上,监管政策中存在的一些监管寻租可能会通过窗口指导等方式堵住。


  从平台的角度讲,目前,诸多平台表示,均在积极响应监管,或成立专项小组,或者积极消化大标存量业务,又或者对接银行存管系统……“只要通过备案,不论是从规模上、业务模式上,都是完全合规的,而行业真正的竞争是在备案之后。”


  “互联网金融行业未来一定是一个寡头时代,经过2015到2016两年的整改期,互联网金融已经从良莠不齐渐渐走向正规,各个细分领域已出现寡头的态势”,微贷网副总裁汪鹏飞指出,待符合监管要求,业务创新会得到市场肯定,也将在备案完成后散发更强的生命力。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到,目前,尚未有任何一家金融办公示获得备案平台。不过,备案仍在进行中。相比较而言,2017年下半年起,互联网金融企业赴美上市取得更为直观的进展。


  2017年,先后有6家中国互联网金融企业成功登陆美国资本市场,包括陆金所等10余家计划在在境外上市,另有多家平台通过收购等方式实现曲线登陆港股市场。


  从某种程度讲,对于互联网金融企业来说,能够顺利在美上市,代表着成功上岸,业务更加透明、合规。和信贷CEO周歆明认为,上市风潮标志着中国互金行业发展接近成熟,也标志着国际资本市场认可。企业上市也有助于上市企业经营规范性以及未来抗风险能力的提升。


  坏的氛围:高息与暴力


  有好的一面,同样存在坏的一面。在资本市场的狂欢下,由于受到监管影响,这场上市盛宴难以尽享,市值严重缩水,甚至出现股价跌破发行价情况。


  监管可以促进行业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使行业脱离浮躁。与此同时,监管同样让企业变得小心翼翼,使得整个行业处在低调氛围。


  除了凡事让路于“备案”外,平台更多是忙于转型,特别是向现金贷、消费金融等小额分散领域迈进。而在行业发展过程中,又会遇到一些新的问题。


  其中,高息成为行业有目共睹的问题,由于过高的利率可以覆盖不良损失,此前有很多现金贷产品年化利率在100%以上,远远超过了法律保护合理范围。另由于很多平台不注重风险把控,导致出现多头借贷的现象,借款人借新还旧,加重借负担同时,也出现上演了诸多“悲剧”。


  为了解决问题,2017年4月,银监会发布《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做好“现金贷”业务活动的清理整顿工作,掀起整治工作开端。同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现金贷牌照管理成为定局。


  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了解到,一般平台自己进行催收,通常是打电话、发短信等线上方式,真正存在暴力是将催收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平台,常用的方式为威胁,俗称“声誉绑架”,特别是在线下,会对借款人进行人身攻击、拉横幅等行为。


  “自现金贷监管政策出台以来,现金贷平台整体收缩。”某现金贷平台负责人称,“大量现金贷平台出现还款逾期率暴增的情况,为了确保平台回款,再上迫于监管关于催收方面的压力,很少有平台采用暴力手段,而是用一些比较温和催收方式。”


  而在消费金融领域,监管缺失成为行业乱象之一。经过去年年底的监管大整顿,新的监管秩序尚未建立,资金方对消费金融心有余悸,报有一定的谨慎态度,属于资金趋利避害的正常反应。


  “目前整个金融的监管原则是去杠杆,去刚兑,去嵌套,避免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统一监管是未来的监管方向。”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指出,对于消费金融业务来说,不管是持牌还是备案,都需要纳入监管,而融资渠道也是要在监管方认可的范畴之内,融资杠杆也需要符合要求。


  前述某现金贷平台负责人认为,统一的监管体系,能够给市场以信心,提振士气。作为融资机构,希望统一监管体系,避免多头管理,避免因为信息不畅等问题导致市场持续保持怀疑态势,也是融资机构从宏观上解决融资难问题的主要途径。


  从现在看未来:并购与科技


  互联网金融监管仍在继续,2018年是互联网金融平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对互联网金融新闻中心表示,2018年互联网金融市场基调是合规发展和控制风险。企业可能会两极分化,部分企业走向更合规,部分企业会以各种形式退出、部分企业会走向更地下、更隐蔽的方向,也会对金融稳定安全形成长期挑战。


  “由于备案要求较高,同时目前也只针对存量平台。因此,下一步围绕网贷平台备案的重组和并购将成为常态。” 尹振涛表示,在2018年6月底将分为2-3批进行备案,而这些备案平台均是在专项整治之前已经开立业务的。这些存量机构的备案数量并没有数量限制和规定,但由于是专项整治阶段,因此数量不会太多,估计全国范围内不会超过100家。


  在支付层面,截至目前,央行共计注销24张支付牌照,而在2017年就有19张支付牌照被注销。易宝支付CEO唐彬直言,“市场本来就是这样的,最开这些机构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式去成长,然后到一定阶段,再通过监管、引导,渐渐被重组,提高效率。”


  他预计,未来,在第三方支付领域,或许会剩下二三十家,而这些第三方支付机构将会有一定规模的,且能够可持续发展。


  为了能够在众多平台中脱颖而出,周治翰认为,备案只是其一,各家平台需要有一技之长,同时又不能有短板。随着平台合规整改、投资者教育持续开展深入,相信大部分投资人应该不会再盲目追求过高的收益,而是更加看重平台的合规性、资产的质量、风控能力、服务的能力。


  “未来,智能投顾、区块链、深度学习等将在金融中发挥核心作用。”吴震称,“但目前,这几项技术还处于实验和探索阶段。深度学习有很多应域点,在某些点取得突破的话,就在催生很多金融中的应用,如人脸识别。”


  周歆明表示,在互联网金融领域,虽然各巨头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更值得期待的,还是金融服务与互联网思维真正发生化学作用。一旦在金融服务中,能够真正把技术创新、极度差异的运营文化、市场技巧等融入进去,必然极大地提升用户体验和资源管控,从而带来金融资源的优化配置。


  在行业自律方面,央行行长、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小组组长周小川也表示,希望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新的一年里,推动互联网金融行业自律各项工作再上新台阶,为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作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