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几年,数字金融还叫作互联网金融,但无论是数字金融还是互联网金融,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提升金融服务水平,降低成本,促进普惠金融方面,确实发挥了不可泯灭的作用。不过近一段时间以来,互联网金融发展确实出现了很多的乱象,这也是为什么2015年十部委发文要出指导意见,2016年又开展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那么在新的时代下互联网金融如何扬长避短,趋利避害?


       回顾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发展历史,我们可以看到经历了快速发展之后,在逐渐趋于理性和冷静,行业进入了规范发展的新阶段。根据协会刚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7》的数据,我们总结了一下互联网金融目前的几个特点。


       第一,监管政策正在逐步落地,行业规范发展态势明显。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的深入,从业机构优胜劣汰加速,行业发展环境逐步净化。以个体网络借贷为例,到2016年末,正常运营的平台2640多家,比2015年减少了28%。问题平台关停退出增多,正常运营平台在加速合规转型。平台平均借款期限为8.4个月,比上年末增长1.7个月,平均收益率为9.3%,同比下降1.8%。收益率较低,且运行稳定的平台日益成为行业的主流。


       第二,不同业态发展出现差异。移动支付、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业态保持快速发展。移动金融业务规模达到208.6万亿,同比增长60%,这是2016年底的数据,交易笔数1227.6亿笔,同比增长128.6%,但是行业的集中度进一步上升,支付受理市场创新模式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根据协会的抽样数据,互联网金融消费数据新增注册用户稳步增长,新发贷款金额和笔数增幅较大。


       互联网保险、证券等业态依然保持增长,但是增速有所放缓。以保险数据为例,互联网保险的保费收入总额为2348亿元,同比增长5.2%,增幅较2015年有较大回落。


       互联网股权融资的行业景气度下降,平台下线和转型的数量较多,新增项目3268个,同比下降56.6%。新增项目投资人次为5.8万人,同比下降43.6%。


       第三,部分业态行业集中度进一步上升。以互联网支付行业为例,2016年互联网支付的交易额在1万亿以上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共8家,他们的交易总额占非银行交易机构的总额80%,以个体网络借贷为例,广东、北京、上海、浙江、山东、江苏等六省的各地网络借贷运营平台共计1854家,占全国总数的70%。贷款余额近8000亿元,占全国总量的93.7%。


       第四,互联网金融的整体规模占金融总量比重仍然较低,但行业涉众性比较强。以个体网络借贷为例,2016年末贷款余额8034亿,而同期的社会融资规模存量是156万亿,前者仅为后者的0.5%。从历史累计参与人数看,借款人和出借人合计5109万人,比上年增长3596万人。


       第五,数字技术驱动特征进一步明显。大数据技术的客户画像在客户画像、精准营销,风控等领域的应用日益广泛,云计算以其系统架构、资源整合等方面的优势,满足长尾客户多样化的服务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人工智能技术应用效果开始显现,生物识别技术在身份验证、支付等场景应用逐渐增多。


       第六,传统金融机构在数字金融领域发力,但仍存在一定的约束。以互联网直销银行为例,2016年末有69家商业银行设立了互联网直销银行,逾八成是城商行和农商行。根据协会的调研情况,传统金融机构在发展数字金融的过程中还存在着一些人才、技术和机制方面的限制和约束,需要有针对性的加以解决。比如,金融产品研发很多还延续着传统项目管理模式,存在环节多、流程长、耗时久,创新容错不足等问题。业绩考核更重视成本收益,对一些落地时间长,先期投入大,见效慢的创新而言,还存在一定的激励不足方面的问题。


       通过以上的数据和分析,总体来看,在经济金融环境复杂多变,行业加快清理整顿的背景下,我国互联网金融发展主要还面临着经营风险、合规转型风险,风险处置次生风险等三大风险。在行业基础设施建设,监管体制完善,法律制度体系完善建立,消费权益保护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挑战。


       所以数字金融要真正实现新时代有新作为,需要监管、市场,还有自律组织共同的智慧和力量。从监管方面讲,当前监管强调所有的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抓住了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实施穿透式、协同式监管。从市场角度来看,从业机构要遵循金融规律,建立合规文化。作为自律组织,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积极履行行业协会的职责,积极搭建监管和行业的桥梁。


(转自雷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