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互联网金融等累积风险要高度警惕”。从近4年政府工作报告对互联网金融的不同表述可以看出,正处在清理整顿阶段的互联网金融,其风险不容小觑。


  互联网金融风险的滋生


  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没有提及互联网金融,而是指出要“严厉打击农村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业内人士认为,这些措辞的变化反映出监管态度从促进规范转变为防范风险,而整顿规范金融秩序,筑牢金融风险“防火墙”,正是今年金融工作的重点。今年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提出加大打非力度,比如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建议,加大力度开展对非法集资活动的全面排查、专项整治,摸清风险底数,加大处置力度,重点要加强对P2P网贷公司、投资咨询公司、贷款中介公司、理财公司、房地产公司、农民专业合作社等易发生非法集资行为的行业和领域的排查。


  互联网金融在近4年经历了从萌芽到迅猛发展的过程,体现出金融改革中鼓励创新、开放包容的监管思路,然而这其中却产生了些许异化,有滥竽充数者行非法集资之实、有盲目追求规模而忽视风险,从而积累了大量风险。


  全国政协委员翟美卿在其《关于引导校园信贷合理、健康发展的建议》中称,庞大的蓝海市场催生出大量开展校园信贷业务的机构,加上互联网金融的崛起,校园信贷领域出现野蛮生长、无序扩张的局面。从中开展业务的机构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一些不法机构将校园贷摇身变为高利贷,设下多重陷阱诱导学生盲目过度地借款消费,进行暴力催收,导致“跳楼”、“裸贷”等校园信贷极端事件频发,引发社会多方关注。


  针对当前互联网金融风险,盈灿咨询高级研究员张叶霞归纳为三方面:一是不法分子利用互联网金融的噱头进行诈骗,在短时间内非法募集大量资金,并肆意挥霍或者携款潜逃;还有些互联网金融平台涉及将募集的资金用于关联企业的生产发展,平台本身形成了资金池,涉嫌非法集资。二是目前互联网金融平台尚没有纳入央行的征信系统中,平台对借款人的信用判断主要通过其提交的身份证明、工作证明、财产证明等,对借款人真实的信用水平、贷款用途以及偿还能力缺乏有效判断,从而导致信贷坏账率上升、债务追偿困难等问题。三是互联网理财乱象频生,有的平台未取得相关的代销金融牌照或资质就非法进行金融活动,有的平台向并不具备风险识别能力的投资人推荐销售高风险的金融产品,有的平台通过跨界嵌套的方式规避监管要求,这些行为都给投资人带来损失。


  不合规企业加速淘汰


  整顿期间,不符合监管要求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势必将会被淘汰。


  张叶霞告诉记者,从互联网金融整顿开始,P2P网贷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一直呈现下降的趋势。截至2017年2月底,P2P网贷行业正常运营的平台数量为2335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973家。预计未来,大量不符合监管要求的中小型网贷平台将退出网贷行业。


  除了P2P网贷以外,第三方支付公司也是整顿重点。从2016年初开始,陆续有40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受到了行政处罚,严重的甚至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还有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被勒令整改,暂停相关支付业务。


  2017年可以说是互联网金融行业规范发展年,对于风险控制以及合规的要求远高于前几年。以备受关注的校园贷行业为例,经过各级政府、各个部门的规范整治之后,一大批不合规、高利率、有诱导嫌疑的企业已退出高校,校园贷市场逐渐回归正常。据了解,目前蚂蚁金服、京东商城、分期乐商城等几家电商平台仍在为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各用户群体提供分期购物服务。


  监管不宜“一刀切”


  事实上,监管层多次表态,清理整顿并非要将互联网金融行业一棒子打死,而是希望遏制互联网金融领域发展的一些乱象,让行业合规稳健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在两会期间也表示,互联网金融整顿工作是必须的,央行进行这项工作已经10个月了,如今仍在进行之中。央行会依据现有法律、法规对互联网金融平台进行分类处置,不过处置的过程必须讲究策略和方法,会把保护投资者利益放在第一位,同时打击非法从事金融业务和金融经营。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认为,对互联网金融行业,识别其中的“伪”、“劣”是关键,不能因为问题平台的出现而对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实行“一刀切”。由于P2P与网上金融诈骗案件频发,已开始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但是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根据其业务的不同特点区别对待。


  翟美卿表示,时代在变化中不断产生新的市场需求,校园信贷属于成长链金融的重要部分,对大学生进行适当的授信是合理的,不应将校园信贷“妖魔化”。对于校园信贷,关键在于规范及引导,让无序变为有序。


  作为从业者,乐信集团相关负责人也曾表示,政府的监管有利于行业的长期健康发展,建议互联网金融行业能够加强信用信息的共享和开放,尽快建立统一、标准化的互联网金融征信系统,为行业发展打下信息和数据基础,同时建议培养当代年轻人的信用意识。建立完善的社会诚信体系,需要政府、学校和企业各个参与主体的共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