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国家监管的介入,行业内领军企业不断规范自律,带领着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正在慢慢从曾经的野蛮生长逐渐走向良性发展。特别是在8月24日,由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后,互联网金融行业各企业更是积极行动,拥抱监管,迎接互联网金融新生态。

 

  10月22日,同江金融与《证券日报》社联合主办“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新政和新生态”研讨会,同江金融创始人、董事长总裁江文才、同江金融名誉董事长魏盛鸿、《证券日报》社副总编辑董少鹏、中国人民银行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伍旭川、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制研究中心主任李爱君、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等业内人士及专家,就如何真正做到取信市场、扩大市场一同进行研究、探讨,为互联网金融行业提供了具有借鉴意义的长远发展规划。

 

  本次研讨会主要围绕6项议题展开,包括互联网金融行业需“自律”更需“他律”、P2P网监管新规将加速行业“洗牌”、互联网金融终结“野蛮生长”时代、互联网新时代的金融产品营销、“合规+风控”推动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以及低收益率背景下P2P网贷未来发展前景。

 

  董少鹏就互联网金融发展以及当前面临的问题、宏观经济与互联网金融的未来、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等问题进行了发言。他谈道,互联网金融出现的一些乱象,跟监管缺位有直接关系。有人把互联网金融想象为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金融业态,但其实互联网金融的本质就是金融服务和金融经营。作为经营的主体,应该根据市场需求提供特定的规范化的服务,同时应该设置风险防范的门槛和底线。特别是,应该参照银行业的做法,设置坏账准备金。但事实上,风起云涌的互联网金融小微金融机构只挣快钱,不注重长远,根本没有这些设置,这就是症结所在。因此互联网金融的新政,在他看来有些迟滞。相信经过12个月整顿期能够使市场更加透明,风险发生可预期,特别是互联网金融企业个体能具备风险预期能力和风险管控能力。

 

  在李爱君看来,随着行业监管、整顿的开始,尤其是《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政治工作实施方案》的实施,互联网金融已回归法治轨道。对于“法治”的定义,李爱君借用了亚里士多德的一句话进行了阐释--“法律应包含两重意义: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的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定得良好法律。”

 

  “法治价值与互联网金融风险防范目标一致”,李爱君谈道,《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政治工作实施方案》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鼓励和保护真正有价值的互联网金融创新,整治违法违规行为,切实防范风险,建立监管长效机制,促进互联网金融规范有序发展而制定。“《方案》明确各项业务合法与非法、合规与违规的边界,守好法律和风险底线。对合法合规行为予以保护支持,对违法违规行为予以坚决打击。”

 

  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在这几年的发展中也一直在变革。而新经济究竟“新”在哪里,杨涛分析指出,一是,新的资源配置模式;二是,新的技术内生动力;三是,新的产业发展模式;四是,新的消费与就业模式;五是,新的制度规则探索。杨涛认为,虽然当前面临很多人认为的“寒冬”和治理,但是对互联网金融企业来说,应该跳出对短期内监管环境的纠结。因为在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和发展当中,监管的容忍度变化很正常。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需要基于长远眼光,更加强调新金融生态体系建设与互联网金融社会责任,真正为互联网金融发展构建更加坚实的“土壤”。同时,技术驱动的互联网金融创新,如果加上了整体的功能定位、制度层面的伦理约束,一定会迎来更加长久的生命力与良好发展前景。

 

  风险控制和消费者保护则是伍旭川重点谈及的两个方面。对于相关的政策、监管文件的陆续出台,他认为,首先业内应该充分理解政府和监管部门的“苦口婆心”和“良苦用心”。其次,在新经济和新金融的发展中,一定要处理好发展和风险的平衡点。而发展互联网金融,也要寻求速度和安全的平衡点。再次,行业监管需要适应目前金融科技的发展。最后,在大力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同时,必须将消费者保护放在一个至高的位置。

 

  “互联网金融整顿的提出,有三类企业需要注意”,伍旭川指出,第一类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幌子实质却是违反犯罪;第二类是经常“改头换面”来逃避监管的企业,“打游击战也终究不能逃脱法律”;第三类是一味复制同质化业务的企业,缺乏创新的意识在可持续发展观下必定无法长久发展下去。

 

  会上,同江金融董事长江文才作为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代表做了发言,对于企业如何进行规范自律,稳健、健康地进行可持续发展讲述了自己的理解。自成立起的五年发展中,同江金融一直将风险控制与收益并重哦那个,严守合规发展底线。而作为互联网金融协会的首批会员,同江金融更是将严格按照国家的监管政策引导,自律经营,为互联网金融行业的有序化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