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经历了‘活下来’的阶段,在具备了活下来的能力之后希望在2017年能活得更好一些。”这是一位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在凤凰WEMONEY2016“NF+”峰会上的感慨。听到这句话,大多从业者会心一笑。事实上,回顾一年发展,个中滋味,冷暖自知。从机构角度看,2016年经历了去与留的洗礼;从行业角度看,2016年是规范与整顿的关键时点;从更广泛的金融领域看,2016年互联网思维驱动的变革与创新更是深入骨髓。

 

  机构:转型分化冷暖自知

 

  这一年,机构捷报频传。2016年12月19日,道口贷迎来上线两周年,10万名用户完成了14.4万笔投资,平台489家中小微企业2781笔成功的融资,让31亿元资金直接流入到实体经济;2016年12月28日,首金网累计交易额破21亿元,该国资政策性互联网金融平台2016年3月25日正式上线,上线即接入民生银行存管,调动全社会金融资源搭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生态圈;截至2016年12月28日,掌众金融累计撮合交易额突破100亿元,成功帮助中西部地区二三四线城市超过500万蓝领群体完成信贷,以实际行动践行普惠金融……

 

  这一年,机构战略升级。开鑫贷升级为开鑫金服,推出开金网,发起设立江苏开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同时开鑫金服企业理财上线,截至2016年10月累计成交额已经超过6.6亿元,余额5.1亿元;以校园分期业务起家的公司趣分期和分期乐相继升级为趣店集团、乐信集团,发力消费金融,实现由单一的分期购物资产端业务向互联网金融生态化经营、从单一人群业务向全人群布局的转变……

 

  这一年,机构创新纷呈。互联网机构业态涵盖了互联网支付、个体网络借贷、互联网保险、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消费金融、互联网证券和互联网股权融资等7个领域;产品创新不断更迭,以车险为例,某互联网保险准备推出一个产品,在随时保、随时退的基础上增加两个随时——随时加、随时减,比如车主这个月要出差,车停在车库里根本不用,出险的概率就会降低,车主可随时把其他不需要的全部减掉,从而达到省钱目的,而这一切点点手机就能完成。当然,这样的创意还有待实践检验,但这种从用户需求角度出发所进行的创新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也是互联网保险公司与传统保险公司最大的不同。

 

  同样是这一年,机构分化明显。面临监管的严厉整顿,近半数平台遭淘汰。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在上述峰会上披露,累计发现互联网金融网站11173家,但是其中在运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有6928家。自系统建设以来,发现互联网金融的活跃用户6.27亿人,发现涉嫌违规互联网金融网站2420家,系统预警过的高危网站381家;发现互联网支付累计交易额约44万亿元,网络接贷超3万亿元,互联网众筹约400亿元;发现互联网金融网页漏洞950个,APP漏洞1100多个;发现互联网金融网站攻击75.8万次,互联网金融仿冒网页4.32万个,受害用户7.5万人次。

 

  行业:立体防控促规范发展

 

  2016年,中国经济持续新常态、中国消费结构继续转型升级。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和行业自律等各项措施逐步完善。2016年,与互联网金融相关的监管政策、自律措施密集出台,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到各部委发布的监管政策,互联网金融监管形成立体式防控,而且目的明确,即打击违法行为、整治行业乱象、搭建防控体系。正如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正式对外发布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年报2016》所称,我国互联网金融从快速发展阶段转入规范发展阶段,业务总量持续增长,客户总体规模不断扩大,但不同业态发展情况存在一定的分化特征。

 

  “一系列监管举措在推动行业更加健康规范发展的同时,也标志着互联网金融得到监管认可,逐步被纳入国家主流的金融监管体系。随着互联网金融不断发展壮大,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业态得到认可。”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说。

 

  中邮消费金融副总经理叶永青认为,整个监管的态度和框架确定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发展有很好的帮助,因为这样才可以给整个社会或者投资者信心,行业才可以实现长远发展。

 

  掌众金融首席战略官谭淳表示,今年互联网金融行业最值得期待的是金融科技开始真正发力,在大数据应用、服务输出、金融产品设计、业务融合和组织合作等方面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初步具备了产生新商业生态的能力。

 

  金融:互联网科技催生的创新与变革

 

  事实上,回顾这一年互联网、科技带来的影响,最突出的就是一个“变”字——商业模式在变、产品形态在变、客户在变、合作伙伴也在变,不仅可以实现跨时空、跨地域,还能跨越更多界限。在这种背景下,传统金融机构和互联网金融行业从具体业务层面开始优势互补,形成更具包容性的金融体系,谭淳说:“在该系统内,资金方、场景方、技术提供方等参与者开展良性合作,实现资源有效共享。进入2017年,互联网金融的竞争层面将从单纯的核心技术竞争提升到以技术驱动为核心的产业链资源整合能力竞争上。”

 

  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筹建工作组第一副组长杨再平表示,新金融不应局限于互联网金融,而应是基于或借助相关高新科技的金融,但是,新金融不能仅靠高新科技,金融是跨时空交易、高风险行业,必须遵循金融特有的规律,追求流动性、增值性、安全性三位一体最大化目标。

 

  “2017年,互联网金融还是要真正回归降低金融服务成本的本质上去。做实大数据风控,服务实体经济将是行业未来发展的主线。互联网金融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将是践行这一主线的有效途径,二者融合的市场前景巨大,不论是实现企业客户投融资需求的互联网化、定制化,还是发挥互联网高效便捷的优势,都大有可为的空间。”周治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