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中财网》)


      今天是2018胡润新金融百强榜的发布会,我想和大家一起探讨新金融在市场和监管缝隙的创新问题。


  一、需求侧的巨国效应和升级效应


  新金融的各种业态、各种产品、各种服务模式蓬勃的发展起来,从需求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庞大的需求确实给我们新金融里面各个业态,无论你是做P2P,做车贷,还是做担保,还是纯粹者互联网金融,中国庞大的市场确实给大家提供了这种业态生发的土壤,就像我们看到今天在场下之前休息的时候,我没想到胡润先生用微信用的这么6,我说张小龙实际上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微信能在中国生发,除了像张小龙这样的科学牛人,它还是需要一个庞大的市场。2016年我曾有机会在特拉维夫拜会以色列的创新之父Yossi Vardi,ICQ的创始人。QQ的灵感来自于ICQ。马化腾创造了OICQ,就是后来我们看到的QQ。但是,我们知道,以色列只有800万人口,而中国则有14亿人口。这个东西在以色列不行,在深圳可以,在中国可以,因为我们的市场基数、人口基数是非常庞大的。


  而对于新金融业态来讲,我们最大的客户群体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中产阶级及其中产阶级以下的普通收入阶层。中国有二三亿的中产阶级,新金融服务的客户群体规模更为庞大。所以我们在普惠金融领域其实是把传统金融机构、传统金融业态、传统服务形式打的落花流水,于是我们看到传统的银行、传统的信托公司在和新金融领域这些机构相比的时候,他们在服务小微、服务普罗大众方面其实要差非常大的一块,为什么呢?从金融的思路,从管理的流程,从体制,从机制,从互联网的应用,从新金融生发的这种基本价值理念出发,它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如果从需求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的新金融业态应该说未来发展的空间仍然十分巨大,我们对于近期监管的这种不友好我觉得完全不必妄自菲薄、自暴自弃,反倒我觉得应该说这个监管帮助我们去掉泡沫,去伪存真,帮我们净化生态环境,而中国的新金融业态我觉得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仍然是一个朝阳行业,这就是我们庞大的需求所导致的。


  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中国正处于一个史诗级的消费升级阶段。中国的人均GDP水平已经突破9000美元,按照国际经验,人均GDP6000-12000美元的时候,发达经济体都经历了一个消费升级阶段。中国处于消费升级阶段的群体规模十分庞大,也必然需要更为便捷、更为丰富的金融服务。


  二、供给侧的僵化结构和转换刚性


  为什么在过去5-10年,特别是过去五年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或者我们讲新金融行业出现了一个野蛮式的生长?客观上讲监管没有跟上,监管不配套,主观上讲我们也看到整个这个市场确实参差不齐,大家抓住货币金融环境比较宽松,影子银行体系膨胀,应该是绝好的机会,与整个传统金融一起经历了最好的五年时间,也可以这样说,在2012年到2017年这五年时间是中国无论是传统金融和新金融领域最好的五年黄金发展期,感谢各位在过去五年你身在其中。


  如果你进入的比较早,第一桶金积累的比较早,恭喜你,你成功了,你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呢?是尽快的备案,尽快的拿到牌照,尽快的主动接受招安,纳入到监管当局所设立的监管体系当中去,如果过去五年你起步慢了,你还没有发展起来就遭遇到了比较强力的监管,遭遇到了一个监管寒冬,对不起,这个时间点确实过去了。


  所以2017年开始我们看到整个新金融行业进入到了一个什么呢?官方的语言描述叫规范发展期,用我们自己的语言朴质的理解,其实是金融到了去杠杆、去泡沫,实际上到了一个去伪存真的发展期。


  为什么新金融业态在供给层面能够发展起来,因为整个金融市场结构是一个以国有机构为主体的市场结构,这种垄断或者垄断竞争式的市场结构,其实给新金融业态、新金融发展提供了机会,在欧洲,在美国,在胡润先生的老家英国都不会存在,这是中国特有的市场结构提供的新金融业态发展的土壤,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应该感谢这样的市场结构。


  即便是传统的金融机构意识到了市场的变化、技术的变化,他们也来不及转换,这些传统金融机构的体制、激励机制、管理流程也无法实现快速转换。说到底,做金融的思路完全不同。我们看到,最近五年,传统金融机构的大量从业人员加盟新金融业态,甚至“降维”,很能说明问题。


  三、技术端的后发优势和跨界创新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实际上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扁平化的金融市场,带来了一个扁平化的世界,从世界扁平到金融市场扁平。传统金融机构不愿意不屑于服务的群体,在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撬动下,成为新金融企业服务的主要客群。中国也出现了一个后发劣势突然一下变成了后发优势的现象。很多美国人,很多欧洲人,包括香港通报、台湾同胞很感慨,中国在一个四五线城市里面普通老百姓用的是智能手机,这种技术驱动把中国一下子从所谓后发劣势带到了后发优势,这个进步正好也是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的驱动力。


  技术的进步也打破了社交软件和传统金融的界限,给新金融创新提供了催化剂。当整个市场扁平了以后,我们对交易的需求,我们对金融服务的需求变得更加个性化,我们对于用户的体验要求更高了。


  今天无论是在偏远的中国乡村还是在深圳、广州这样的中国一线城市,大家其实都是用智能手机来完成所谓新金融业态的各种服务,你要买理财产品,你要贷款,你要看胡润百富榜,都是用智能手机,你要看排行,我们可以通过APP,可以通过这些互联网金融机构的APP,通过他们专属的小程序,甚至通过微信作为入口,来完成这些金融服务,所以我看从技术这个层面应该说也是互联网金融业态发展的基础动力,而技术的这种演进,特别是在现代基础设施里面,无论我们看到的微信也好,无论我们用到的APP也好,这种技术其实还在演进,小程序的开发越来越多。


  实际上在2013年那个时候,对于APP会成为主导还是微信会成为主导,在技术上是有争论的,APP和微信到底哪个会成为基础设施,其实是有争议的,当然站在今天2018年年初这个语境之下,我们发现这个已经不需要再争论了,微信毫无疑问会成为我们互联网金融业态里面,可以这样说,最重要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要关注张小龙的动向,他玩跳一跳,你也要体验一下,所以这是技术进步对我们整个金融业态发展带来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