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上市退出路径的收窄正在让财务投资变得迷茫,而另一方面互金整顿的来袭则让券商、基金等机构自营互金平台的合规性受到考验。

 

  以证券公司和少数基金公司为代表的证券经营机构自设、参与投资互联网金融平台,是其涉水互联网金融领域最鲜明的方式之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总结发现,券商等机构以该方式参与互金投资主要表现为两种模式,一是通过旗下的直投子公司、另类投资子公司进行参股形式的财务投资;二是自身控股或全资设立一家互金平台,将传统的证券业务与互金业务实现双向导流与交叉销售。

 

  然而如今,这一局面正在出现变化——无论是对于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财务投资,还是将其视为旗下业务发展的一个方向,在管理层的互金整治风暴和互金资产并购遇阻的双重压力下,券商和少数基金公司的互联网金融生意正在出现变化。

 

  一方面,上市退出路径的收窄正在让财务投资变得迷茫;而另一方面互金整顿的来袭则让券商、基金等机构自营互金平台的合规性受到考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已有部分基金公司将旗下经营的互金平台打包出售,而券商系背后各类的互金平台的最终形态与定位将何去何从,仍然有待市场的校验。

 

  参投、自营齐驱

 

  在互联网金融被关注之处,一些大型券商涉足该领域的主要形式是财务投资,而该现象的最初一起案例发生在2014年7月,彼时广发证券通过直投子公司“广发信德投资管理公司”对投哪网进行投资,彼时宣称的投资金额达1亿元。

 

  与广发证券相比,海通证券在互金直投上的动作则更加高调。2014年6月,海通证券旗下直投子公司海通开元战略投资91金融平台;2015年4月,海通开元又分别参股投资了麦子金服和积木盒子两家平台,次月7日,海通证券旗下的海通创意资本则参与了爱有财的投资。这意味着海通证券仅在近一年时间内,先后参与了四家互金平台的投资。

 

  “直投更多是以上市退出为目的,而不是参与经营,但直投的确有可能通过股权合作建立彼此更紧密的联系。”北京一家上市券商董秘认为。

 

  除参股投资外,券商等机构参与互联网金融的一种更为普遍的方式是,出资自建平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恒泰、天风、西南、东吴等多家券商在自身架构内设立互金子公司,部分平台开展业务与券商持牌业务也存在一定交叉。

 

  例如恒泰证券就设立了北京恒泰普惠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互金平台“恒普金融”,据恒普金融自己介绍,该公司系恒泰证券“旗下成员”,其主要业务方向是新三板及沪深A股股权质押融资服务。

 

  恒普金融已有了较快的募集速度,例如其提供新三板公司凌志股份(831725.OC)股权质押的900万元项目,仅在数日内就完成了募集。

 

  与之相比,东吴证券(601555.SH)旗下的“东吴在线”则将自身定位为金融科技综合服务平台,其在提供传统互金理财业务的同时,也在该平台推广智能投资和金融资产端的机构业务。资料显示,东吴证券在设立该平台时还联合了赢时胜(300377.SH)、奥飞娱乐(002292.SZ)等上市公司共同出资。

 

  也有券商系互金平台开始尝试涉足非擅长领域,天风证券子公司天风天财(武汉)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运营的甜菜金融则在其板块中添加了文娱创新投资类业务,并在平台推介部分电影项目的宣发融资。

 

  行业聚变方向待定

 

  以上两种模式正在迎接互金行业监管变局的挑战。

 

  日前,多家上市公司针对互联网金融领域资产开展的并购重组宣告失败,而证监会对跨界定增等事项的收紧预期,更让“互金直投”的退出路径变得狭窄。

 

  “参股的投资最终是为了上市退出,平台作为主体直接上市的希望不大,但并购就会是个比较适合的退出路径,但一旦并购重组也被封堵,那么互金高溢价估值的逻辑就要大打折扣了,”灯卓投资董事姚剑锋表示,“当然还有个方法是走港股或境外,但之前由于拿A股作为退出场地,在一级市场的投资已经有了一定的溢价,这会让投资机构有更大的成本顾虑。”

 

  另一方面,管理层对互金行业的全方位整顿亦可能对券商等机构直营互金平台的模式带来影响。

 

  早在去年末,中证协就对各家券商参与P2P业务的情况进行了压力测试和调研,而在最新的整顿口径下,机构设立、参股互金平台的合法性正在变得模糊。日前,多地证监局下发整顿通知也强调,会将证券期货经营机构“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不规范和跨界从事金融业务”视为整顿重点。

 

  虽然整顿并未明令宣判券商自设平台非法,但期货公司直投、参股、设立互金平台的可能性已被监管直接禁止。

 

  行业剧变下,一些基金公司则已将旗下运营的互金平台资产打包出售。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日前获悉,原嘉实基金旗下的互金平台“嘉石榴”(嘉实金服)与之相关的资产供应方嘉实融资租赁、资产管理方九鱼资产管理公司已被嘉实基金全部转让给一家香港上市公司卓尔集团(02098.HK),作价2.16亿港元。

 

  不过也有消息人士透露,这并非均是嘉实主动放弃互金平台的经营所致,其背后也有监管层日前收紧对基金子公司监管的原因。

 

  “其实不光是互金,这和监管层要求清理整顿基金子公司有关系,嘉实资本是嘉实基金下面的基金子公司,所以要清理这些多元化业务,”一位接近嘉实基金人士透露,“但股权的变化并未影响到嘉石榴的正常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