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人民网》)


      没有不痛不痒的蝶变,也没有一帆风顺的转型。作为金融新业态,2017年互联网金融走过了不平静的一年。技术创新的普及实践,让银行机构与互联网公司深化合作;监管举措密集落地发酵,让不少平台扎堆海外上市谋求“背书”,也有平台将目光转向东南亚市场。

      2017年互金风云大幕徐徐落下,2018年业态变革大门缓缓推开。互金平台如何触及普惠,做到行稳致远,考验着行业的智慧。

      人工智能:数据“吃得下”更要“能消化”

      用技术改变金融业态,正在从愿景成为现实。今年以来,银行机构密集“牵手”互联网平台和科技金融公司。中信银行和百度公司设立的百信银行,成为了我国首家独立法人直销银行;建行与阿里巴巴、蚂蚁金服牵手,农行、中行与百度、腾讯达成战略协议,北京银行与凤凰金融开展深化合作。

      上述合作从“现象”变为“趋势”之际,也有一些机构空谈数据,缺乏分析能力,面对市场“风口”一拥而上、一地鸡毛。

      “对于大数据,要‘吃得下’更要‘能消化’。”在日前举行的第十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凤凰金融总裁张震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数据的处理和应用是检验平台业务能力的“试金石”。数据价值不仅在海量,更在于来源的广度。要对实时、带温度、有场景的数据,进行深入分析,为投资人和平台提供有价值的建议和预判。

      张震坦言,当前市场上不缺数据,缺少的是对数据的认识和分析能力。对于相同来源的数据能否得出更精准的判断,指导经营决策的制定,是平台专业化程度的具体体现。

      一方面是各家机构对数据的“饥渴”,另一方面是用户对个人信息安全的关注。如何在不触及“红线”前提下,挖掘数据背后的价值?

      日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大数据中心正式挂牌,将在数据监测、确保金融安全等方面加强作为。早前,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要加快个人信息保护、数据统计、合同文本等行业标准的研制工作。他认为,互金机构应将个人信息保护要求和规则内嵌于业务流程、产品设计、信息技术系统之中。明确各部门、岗位和人员的责任,完善内部监督和责任追究机制。

      张震认为,在信息获取方式、储存应用和信息保护方面,互金平台要制定严格的操作准侧,保护理财人和借款人双方的权益。除了完善内控流程,还要提高硬件水平。目前凤凰金融在北京建有双机房,就是为了避免数据“云上飘”,在关键基础设施上进一步提供保障。

      “平台在大数据挖掘上,还要注重成本控制,避免打扰用户,在获取用户方式上不断优化。”他说。

       筛选合格投资者:将合适的产品推荐给适合的人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找准市场和客户定位,是行业精细化发展的根基。近年来,在车贷、3C分期等领域平台垂直细分趋势明显。

      有业内人士表示,通过四要素(姓名、电话、身份证、银行卡)的一致性验证,能够进一步检验用户投资行为的真实性。采用问卷调查、第三方数据等方式,对投资人的投资期限、风险承受能力、盈利预期心理等进行分析,有助于对投资人理财进行精准匹配。

      “将合适的产品推荐给适合的人,需要对投资人进行分层和精准画像。”以凤凰金融为例,张震介绍说,平台的客户群定位是本科以上的中产阶层,他们有一定的财富积累,但又与银行高端客群有差距;尽管对投资标的收益没有过高期望,但又要求财富能够不断增值。

        张震表示,在产品库的基础上,凤凰金融根据投资人的理财偏好,为其匹配和推荐合适的产品组合。目前平台能够通过数据分析,辨别出三个月内有从平台撤离趋势的用户,加强沟通增加粘性,提高用户复投率。他透露说,目前平台正在打造智能资讯产品,基于具体资讯对以往市场带来的影响,对投资者理财给出辅助建议。

      “目前,互联网金融特别是网络小额贷款的合格投资人,缺乏标准化规范,投资门槛低、风险能力弱、理财经验少是普遍现象。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那些通过技术创新,为投资人提供科学理财规划的平台,将在市场竞争中抢占先机。”上述业内人士说。

      如何站稳风口?打好平台根基 产业大有可为

      一叶知秋,近来监管举措在ICO、现金贷领域的持续发酵,让一些互金平台加快了海外上市步伐,但随后股价的波动也令其饱受质疑。还有一些平台转战东南亚市场,寻求新的市场布局。

      记者梳理发现,由于地理位置较近、华人较多,有一定的中文基础便于融合,东南亚成为不少中国金融科技企业海外展业的首选之地。但也面临着监管政策、商业文化、金融环境、基础设施等风险。

      “中国没有小市场,更何况是金融服务领域。东南亚国家人口规模小,人均消费水平低,这些都与中国市场有不小差距。”在张震看来,随着我国互联网金融市场的逐步完善,“马太效应”正在显现,鱼龙混杂的野蛮发展画上了句号。

      他以现金贷为例说道,在监管举措出台前,有些平台的放贷利率超过了200%,远远突破了最高司法解释36%的“红线”。有些平台甚至放弃了风控,认为利润能够覆盖风险,忽视了金融核心是风控的基本底线。

      “只要做好规模化、提高复投率、做好风控,36%的利率在现金贷领域也是能够盈利的。这要求互金平台精细化管理、注重技术投入、控制资金和获客成本。”张震认为,由于客户对服务需求的提升、产业的垂直细分、地域的市场特点,未来互联网金融领域不是寡头的游戏,数万亿的市场规模将集中在几百家平台间。回归金融本质,我国互联网金融产业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