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例来说,在蚂蚁金服开放平台上,口碑将会开放开店接口,商家能够据此快速开设线上门店;芝麻信用的征信体系将帮助商家甄别诚信用户;蚁盾将帮助识别机器注册、黄牛刷单、虚假交易等;网商银行能为商家推出余利宝;钉钉则能帮助企业协作和沟通。

 

  开放平台成为巨头们的“标配”后,草根创业者或将迎来新的春天。

 

  8月10日,蚂蚁金服宣布将其平台上的支付、数据、安全、信用、理财、小贷,以及开店、营销、会员等全部开放给合作伙伴,以降低后者的成本。该公司还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投入十亿元现金,至少扶持百万开发者和千万中小商户及机构,构建开放的生活服务生态。

 

  同时,蚂蚁金服还计划设立产业基金,重点投资创新服务体验、提升商业效率和促进产业升级的公司。不难发现,同为阿里巴巴旗下公司,淘宝生态体系内孵化出的淘品牌和商家已经渐成体系,而蚂蚁金服的开放战略才刚刚开始。

 

  蚂蚁金服开放平台负责人宋洁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支付宝、口碑、芝麻信用已经是单独的开放平台了,但各自的能力比较分散。在泛金融的体系里,这些平台必须整合到一起形成合力。“我们在推进支付业务的过程中,发现个性化需求很多,这不是蚂蚁金服一家能完全解决的。生活服务行业现在正是风生水起,这个市场比电商销售大得多,现在来做是最好的时机。”

 

  目前,国内网络消费正在从实物型向服务型、从生存型向发展型和享受型升级,消费者向多样化业态的餐饮、生活服务、教育等行业消费倾斜。分析人士认为,移动支付互联网都在走共享经济之路, 蚂蚁金服此举正是为了再造一个服务平台,这也正是阿里巴巴的一贯思路。

 

  从支付到全面开放

 

  相较于之前的支付宝开放平台,这次推出的蚂蚁金服开放平台,从单一的支付开放升级到了覆盖数据、技术、市场的全面的开放。

 

  据宋洁介绍,这些能力的背后依托的是蚂蚁金服多年以来孵化的支付宝、口碑、芝麻信用、网商银行、蚁盾等不同产品线,以及阿里巴巴集团下的阿里云、钉钉等其他产品。

 

  举例来说,口碑将会开放开店接口,商家能够据此快速开设线上门店;芝麻信用的征信体系将帮助商家甄别诚信用户;蚁盾将帮助识别机器注册、黄牛刷单、虚假交易等;网商银行能为商家推出余利宝;钉钉则能帮助企业协作和沟通。

 

  其中,针对支付这一基础服务,蚂蚁金服开放平台将向包括餐饮、快消、泛行业、医疗、教育在内的全行业商户进行让利。对单个ISV接入线下商户月日均小于1000笔、月日均大于等于1000笔两种情况,分别设定了0.3%和0.2%的保底费率,保底之外的费率则全部免费,如果让利少于万五,则统一返0.05%。

 

  不过,对于用户的数据和信息问题是否安全,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了担忧。宋洁解释称,该平台开放的不是单个数据,而是基于这个数据的一组计算、分析、和挖掘的能力,商户看到的不是单个的人,而是相关的一群人。所以不存在数据安全性的问题。“比如一个餐饮老板要开店,我们可以利用大数据帮它分析,这个地点附近都是什么人,他们感兴趣的是什么。相应地告诉你,应该提供什么产品和服务才能吸引到客人。”

 

  此外,他对记者坦言,自己的KPI以及衡量这个平台是否成功,并不在于有多少开发者进来了,或者达成一定量级的成交额,而是看平台参与者通过平台服务了多少客户。

 

  社交化场景拓展

 

  8月10日,支付宝9.9新版也正式推出。如果认真对比,从细节处不难发现支付宝仍有一颗追逐社交的野心。其首页中加入了“可能认识的人”卡片,向用户推荐其可能认识的人。

 

  毋庸置疑,社交是争夺存量市场流量的关键,支付宝也希望通过社交来拓展更多的应用场景。那么支付宝此番大幅度改版强推社交,是否剑指微信?

 

  蚂蚁金服开放平台另一位负责人俞峰解答了这个问题。“我们不做社交,我们更关注的是社区圈子这么一些概念,我们接下来会去做社区做圈子,它既不是私人社交也不是公开的社交。至于放在首页,这只是一个方式。”

 

  眼下,互联网巨头正在从单一的业务竞争走向生态圈地的竞争。今年4月,微信支付团队也宣布启动“星火计划”。作为微信支付开放战略里面又一重大举措,该计划将累计投入1亿元营销经费,全力扶持平台服务商。目前,包括微信支付和QQ钱包在内的腾讯移动支付日均交易笔数超过5亿。对于支付宝来说,来自微信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认为,共享开放的挑战在于如何让千千万万的及时性、小型化、丰富化的生产和服务,具备大企业的效率和能力。未来的互联网应该是裂变共生、互为生态的开放。

 

  而支付宝正试图构建一个开放的生活服务平台,以应对微信对移动支付领域的渗透。未来一段时间内,移动互联网领域仍然可见蚂蚁金服和腾讯两大巨头的对峙。或许,支付宝作为支付工具的印记也会逐渐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