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已经开始渗透金融各个细分领域,金融科技一方面强调科技全面应用于金融功能的实现;另一方面则是科技自身发展带来的全新金融模式的探索,最终更加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

 

  《“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促进科技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探索和规范发展服务创新的互联网金融。科技与金融结合更加紧密,创新创业服务更加高效便捷。

 

  上周,披“马甲”的AlphaGo横扫中韩日棋坛,完成对人类高手60连胜,又一次展示了人工智能科技的强大。如今人工智能也在越来越多实际应用中展现其价值,素以科技技术创新为风潮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也在其列,比如基于大数据的风控模式、机器人理财智能投顾,等等。有业内人士说,金融领域拥有各种层面、各个维度的海量数据,基于大量数据来实现金融风控,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事实上,2016年,金融科技从年初火到年尾,成为资本寒冬中的一抹风景。2017年,金融科技风头不减。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所长杨涛表示,应该正确审视自己,金融科技不能“一条腿走路”,要摆脱“金融科技腾飞幻觉”。

 

  科技驱动实现“加速跑”

 

  机器能否作为贷款评估审核的主体?这一点肯定不会得到金融从业者的完全认同。但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机构开始强调并实践着这一应用,焦可就是实践者之一。

 

  “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风控能够处理海量数据,挖掘出比人的经验更深层次的特征,这些特征能够进一步通过大数据计算的方式被验证及被学习,同时,金融领域最忌惮的系统性风险,也因为采用机器作为评估审核的主体,而能够被有效抵御及预防,并且能够保证不受到人所具备的经验、体力、主观及道德的影响。”用钱宝创始人兼CEO焦可这样认为。

 

  通过人工智能风控的运用,焦可得到了“实惠”——2016年单月交易笔数突破100万笔。焦可认为,通过技术的革新,金融实现了渠道及效率的改良与提升。

 

  而另一家公司——搜易贷,同样以科技驱动,发展同样惊人。据搜易贷透露,2016年4月,搜易贷在发展19个月后交易额破百亿元,同年12月8日,搜易贷用了8个月时间交易额就突破了第二个百亿元。

 

  这样的增长速度让同行者惊诧,搜易贷CEO何捷道出其关键词——“科技驱动”,“每个公司都有各自独特的优势,脱胎于互联网门户搜狐的搜易贷,其得天独厚的优势便是庞大的流量与科技优势。通过整合优势资源,以科技驱动,不断满足用户长尾需求。”何捷说。据介绍,基于科技优势的风控技术可承接亿级以上用户体量平台,实现风险区分精度大于95%,实时授信、快速放款。

 

  科技驱动优化金融生态

 

  科技创新新金融已经为大众创造了更好的金融服务便利。金融科技减掉中间渠道,让资产和资金直接高效对接,并智能化匹配供需双方,让信息流通更为便捷。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应用,大大降低了信息搜集和甄别的难度和成本,提高了风险的界定、控制和定价能力,让更多资产和资金实现高效对接,这对促进中小微企业,尤其是轻资产的创新型互联网企业发展起了很大作用。

 

  北京大学副教授、区块链技术专家雷凯表示:“以前的传统金融领域,技术可能只占3分,但从2010年开始,技术的权重越来越高,目前我预估至少占到7分,以后不好说。而且无论是传统金融还是新金融,安全是底线,这同样需要强大的技术作为保障。”

 

  在何捷看来,技术对于新金融的价值至关重要,之前技术可能在传统金融里只值3到4分,所以才有新金融的发展。作为新金融从业者,进入金融门槛后,技术的重要性愈发举足轻重。现在所谓的新金融反映在获客阶段,这只能称之为1.0时代,事实上,技术可以应用在新的产品设计、新的风险控制、数据的应用分析甚至是整个运营成本控制等方面。在新金融层面来讲,技术可以占到10分。

 

  从实践角度看,焦可认为,当70%的美国市场被传统金融服务的时候,中国市场只有15%的人享受了传统信贷的服务。这背后正是因为传统金融技术所采取的强特征风控逻辑,只能够服务少部分的人群,而适合大多数人的底层技术还未获得有效的发展。

 

  科技驱动加速金融创新

 

  当前,科技已经开始渗透金融各个细分领域,金融科技一方面强调科技全面应用于金融功能的实现;另一方面则是科技自身发展带来的全新金融模式的探索,最终更加有效地服务实体经济。

 

  《“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提出,促进科技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探索和规范发展服务创新的互联网金融。科技与金融结合更加紧密,创新创业服务更加高效便捷。杨涛认为,金融科技的作用是让金融要素的边界逐渐模糊,让金融功能的实现逐渐成为重点。对于金融科技支撑下的金融创新,应从规模导向转化为功能与结构导向,“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且遵守一般规则以及‘不同家庭习惯’,就是好猫”。

 

  杨涛提出,过去无论是金融服务实体、普惠金融、金融创新等等,都要避免运动式、行政干预式发展,以免“好心办坏事”,现在有了新技术、大数据,形成了“土壤”后,不需要太多的干预。

 

  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表示,中国及很多东南亚市场都处于传统金融服务能力不足以及信用体系不完善的状态,所以市场本身具有很大空间。同时,数据的挖掘和使用也处于初级阶段,因此,新金融技术在这些市场也将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