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各银行陆续发布2015业绩快报。2015年上市银行成绩单披露在即,随着已经发布的业绩快报,银行业去年状况尽收眼底。业内预计去年上市银行整体利润增速或在2%左右,银行不良贷款同时承压。分析人士还认为,2016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将“零增长”,不过非息收入有望助力银行业利润增长。

 

银行业绩增速进一步下滑

       近期,浦发银行披露的2015年度国内首份银行业绩快报显示,该行2015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465亿元,同比增长18.97%。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5亿元,同比增长7.6%,每股收益2.66元,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每股净资产为15.29元。

       此外,兴业银行业绩快报显示,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2.57亿元,同比增长6.62%;中信银行归属股东净利润412亿元,同比增长仅1.2%;民生银行发布2015年业绩快报,实现营业收入1544.25亿元,同比增13.99%,实现归母净利润461.11亿元,同比增3.51%。

       再看其余几家已披露业绩的上市银行,中信银行及兴业银行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增长1.15%、6.62%,而其2014年业绩增速分别达到3.87%、14.38%。平安银行发布业绩预告称,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比上年同期增长5%至15%,而其2014年业绩增速为30.01%。

       从上述几份业绩快报不难看出,多数上市银行的业绩增速在2015年进一步下滑,且跌进了个位数。

 

互联网金融冲击银行业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末,银行业资产总额194.2万亿元,比2010年末增长1.1倍;各项贷款余额98.1万亿元,比2010年末增长95%;商业银行资本净额13.1万亿元,比2010年末增长1.6倍。不过,银行净利润增速急剧下滑成为不争的事实。有媒体援引接近银监会高层人士消息称,银监会曾估算,2015年商业银行全年利润约1.6万亿元,同比增速降至0.5%。上述业内人士还透露,四大行中部分银行将2016年净利润增速目标定为负5%到负8%,较去年进一步下降。2015年,工行、中行、农行的净利润增速目标为负,建行的目标为1%。

       事实上,早在2015年前三季度,国有大行净利润增幅接近“零时代”。五大行中,农工建中四大行净利润同比增速全部跌破1%,分别仅为0.57%、0.59%、0.73%和0.79%。只有交通银行净利润增速保持在1%以上。值得注意的是,中行自2009年以来首次出现单季利润同比负增长。此外,股份制银行中,净利润增速在5%-10%这一区间,增长最快的平安银行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3.04%。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李义平分析称,“在经济增速放缓背景下,银行规模扩张速度减慢,加上利率市场化推进,银行竞争压力加大。此外,银行业风险上升,冲击银行盈利。悲观地看,这种现状要持续两年到三年。”李义平表示,预计2015年五大行净利润增速趋近零增长,上市银行盈利也不容乐观,差于前一年。具体来看,预计五大行增速放缓更加明显,股份行和城商行还有一定扩张空间。北京银联信银行业观察家钟加勇则表示,银行利润增速放缓已成事实,增速下滑的原因还包括互联网金融的冲击。可以看到多家银行积极拥抱互联网,部分银行已经推出自己的互联网金融子公司、子品牌,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2016净利或进入“零增长”

       银行利润增速放缓仍将继续。中国银行业协会近期发布的《2015年银行业展望报告》指出,银行业整体规模增速仍不会过快下降。同时,中间业务收入增速回升以及全行业成本效能继续提升,也将对盈利增长构成一定的支撑。但受累于不良风险的全面暴露以及降息政策的接连冲击,2015年银行业的盈利增速仍将继续下降,预计行业整体净利润增速将下滑。

       券商人士普遍认为,中资银行业盈利增长持续承压的局面并未改变。2015年上市银行整体净利增速或在2%左右,2016年或进入“零增长”时代。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则指出,2015年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速预计为1.8%左右。而在此基础上,分析人士认为,2016年商业银行仍将面临较大经营压力,预计上市银行净利润增长1%左右。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最新研报预计,2016年中资上市银行净利润整体将“零增长”。经济增长是影响银行盈利能力的最重要因素,GDP增速每下降1个百分点,银行净利润增速将下降9个百分点左右。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新旧动能转换阶段,努力实现制造业从粗放增长到集约增长的升级,并探索从过度依赖投资拉动转换到由消费和投资协调拉动。2016年是转型的关键时期,经济仍面临一定下行压力,预计GDP增速在6.8%左右,上市银行整体净利润增速将出现“零增长”。

 

不良风险将进一步恶化

       银行业资产质量压力仍存、不良率逼近2%。例如,浦发银行2015年末不良贷款率为1.56%,较年初上升50基点,较三季度末上升20基点。李义平指出,“在银行净利润增速下降情况下,可以预见的是,银行不良承压,预计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率上升较快,不良贷款主要集中于钢铁、水泥等产能过剩行业。银行已经对这些行业实施严格的名单制管理。上市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步入2%区间,拨备覆盖率也将逼近监管红线。”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金融机构部副董事总经理刘旻雁此前表示,预计2015年银行不良率将进一步恶化,盈利受压。在她看来,中国经济增速正进一步放缓,同时经济结构调整在进行。结构调整中会伴随很多行业产能的供需关系变化,造成有些行业产能过剩,所以在经济下行结构调整的过程中,银行所面临的企业违约率会上升,今年银行的不良率和一些主要的资产质量指标都会进一步恶化。

       毕马威最新报告认为,近两年,银行业整体盈利增速放缓、不良贷款增加成为行业共识,中国银行业面临加强资产风险管控、减少新增不良及持续清收处置不良资产的挑战。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报告指出,2016年,经济增速放缓趋势未变并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形成持续性压力。预计2016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至2%-2.2%,较2015年有所放缓,风险相对可控。小微企业、产能过剩行业、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业和部分类信贷业务风险的走势仍是决定商业银行信用风险状况的重要因素。

       上述报告还指出,长期来看,去产能、去杠杆力度的加大有利于银行资产质量稳定,但短期内产能过剩行业的信用风险是否会加速释放值得关注。考虑到我国经济依然处于中高速发展阶段,财政和货币政策也有一定调节空间,商业银行对各类风险的内部消化能力依然较强,即使不良率小幅上升,其信用风险总体仍相对可控。

 

非息收入或将助力利润增长

       非息收入或将助力银行业利润增长。业内人士指出,上市银行非息业务发展较快,收入贡献度平均每年提升1.5个百分点左右,预计未来还有一定的发展空间,或将成为贡献净利润增长的重要因素。其中,投行、代理、信用卡等业务将是非息收入的主要增长点。李义平也表示,投资银行、投资交易、资产管理、信用卡等业务将取得较快发展,未来中国直接融资市场将进一步发展,同时居民理财意识的增强,2016年有望推动非息收入的贡献度达到23%-30%的水平上。

       中投证券预计,尽管2016年利息收入的变动仍将是银行业收入的主要影响因素,但非息收入存在巨大成长空间,并将随着银行差异化经营而成为银行收入的重要变量。连平也预计,2016年商业银行非息收入仍有望保持较快增长并成为贡献净利润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预计非息收入增速将达到25%左右,占营业收入比重将达29%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