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家支付机构相关地区业务被停

 

  “违规为其他机构开放交易接口、资金结算不合规、外包商合作管理不规范”等问题依旧频现,央行近期再度出手整治银行卡收单市场。

 

  昨日(3月17日),一份《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抽查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在网上流传。《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家相关机构人士处获悉,其所在机构的确收到了这份文件。

 

  一位收到文件的机构人士坦言,“这是一个专项检查,而且是年前进行的。截至目前,我们已经把有问题的商户清理了。”

 

  上述《通报》显示,央行抽查了57家银行和支付机构,涉及中行、中信、浦发、乐富支付和深圳瑞银信等,抽查重点包括特约商户实名制落实、资金结算、交易处理、外包商合作管理等。此外,记者注意到,这次处罚比较严厉的是,央行要求深圳瑞银信、现代金控、上海德颐等5家机构停止相关地区银行卡收单业务。

 

  早在2014年,包括随行付、富友、盛付通、捷付睿通在内的8家机构就曾被勒令全国范围内停止接入新商户。

 

  5家支付机构接“罚单”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已获得央行《支付业务许可证》,获准从事银行卡收单业务的支付机构共62家,其中全国收单牌照43家,地区性收单牌照19家。

 

  随着行业竞争不断加剧,收单业务违规现象也愈演愈烈。3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上述多位相关机构人士处证实,为规范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管理,2015年12月~2016年1月,央行部署开展了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抽查工作,并于日前发布了上述《通报》。

 

  “这个抽查是在年前,我们这边的确也收到了文件。”上述收到文件的机构人士表示,目前我们已经把有问题的商户清理了。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坦言,“这个文件我是知道的,昨天在和公司有关部门沟通的时候了解到的。据了解,是以邮件形式下发下来的,我们这次出事的是二级分公司。”

 

  记者还注意到,此次抽查对象不仅涉及支付机构,还包括24家银行机构。其中,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中信银行上海分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呼和浩特分行等则还存在违规为其他机构开放交易接口问题。

 

  上述《通报》指出,部分收单机构存在未按规定设置刷卡手续费、未按规定设置收单银行结算账户等违规行为。抽查还发现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方面存在一些严重违规问题,突出表现在部分收单机构未落实特约商户实名制、违规开放交易接口与通道、资金二次清算、由外包商生成管理受理终端主密钥、收单外包业务层层转包等方面。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要求严格落实商户实名制,加强外包管理,规范接口和资金结算,对违规行为全面整改之外,央行还勒令深圳瑞银信、现代金控、上海德颐等5家支付机构自《通报》发布之日起一年内有序停止相关地区银行卡收单业务。

 

  “其实,2015年我们自身就已经自查了。”一个涉事机构人士表示。

 

  监管层频发文规范收单市场

 

  近年来,监管部门频频发文规范或整顿银行卡收单市场秩序。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去年央行出台史上最严厉的收单管理文件——《关于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管理的通知》;此后不久,央行营业管理部又下发了一份加急文件,重申收单业务外包的管理要求,并对涉事企业进行整改。

 

  去年12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还表示,已向会员单位发布了《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自律规范》,推动银行卡收单机构和外包服务机构合作规范化,以期达到整顿市场秩序、逐步消除市场乱象的目的。

 

  今年2月6日,央行亦发布《关于银行卡收单业务的风险提示》公告,对部分地区发生的多起银行卡特约商户因与无银行卡收单业务资质的机构合作,导致刷卡消费结算资金未到账的事件做出了风险提示。

 

  央行支付清算司副司长樊爽文曾指出,银行卡收单市场迅速发展的同时,也暴露出特约商户资质审核和管理不严、套用商户类别和变造交易渠道等违规现象严重、外包服务管理薄弱等一系列突出问题。

 

  樊爽文还表示,加强银行卡收单业务监管的重点在于提高相关监管制度的法律级次,提升对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增加市场机构的违规成本,并通过建立配套奖惩机制形成正向激励,引导收单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业务,强化对特约商户和外包服务机构的业务与风险管理,使收单机构不敢触碰监管制度的红线。此外,还要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管理作用,形成多层次监督管理机制等。

 

  央行太原中心支行张小红日前亦发文指出,综合运用云计算、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创新监管模式,建成一个适应收单市场发展的,完整统一、技术先进、高效稳定的银行卡收单业务监管系统平台,促进信息技术与监管的深度融合,强化收单业务监管,健全收单业务监管执法体系,实现收单业务监督工作实时、动态和科学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