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过去的2015年是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元年,《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等政策渐次落地。尽管还有更多分类监管的细则尚未出炉,但足以令业界瞩目。

 

       这些年,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有目共睹,P2P、众筹、宝宝类理财等新型投资已被大众熟知,但经营者自融、卷款跑路、集资诈骗等事件时有出现,严重影响行业声誉及客户投资信心。不过,互联网金融从业者对监管的态度也是矛盾的:一方面希望政府出手监管以便肃清行业乱象,扫除行业发展障碍;但另一方面又担心监管干预会遏制行业创新,被套上恼人的“紧箍咒”,比如P2P网贷机构要求必须寻找商业银行进行客户资金存管就让业界十分头疼;还有第三方支付的网络支付账户则要求进行实名制、限额管理等业务调整,诸多融资、理财等“副业”亦被喊停。

 

       当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市场增长所掩盖的风险问题不断积累、凸显,成为行业发展无法忽视的“内伤”,此时引入监管与自律机制必不可少。可以说,监管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的岗哨,在业务规则、信息披露、客户权益保护、风险管理等层面“执勤站岗”,监视着行业不要做出违规违法的行为。

 

       从已经出炉的监管政策来看,互联网金融监管沿用传统金融领域的分业监管思路,不同的互联网金融形式对应不同的金融监管部门,比如银监会负责网络借贷、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的监督管理;证监会负责股权众筹融资和互联网基金销售的监督管理;保监会负责互联网保险的监督管理。此外,由于互联网金融业务必须接受工信部、网信办等部门监管,称得上是多头监管。加上互联网金融平台大多都在积极“拿牌”,朝着金控集团的方向迈步,业务监管必然交相叠加,因此监管部门之间是否能够保持高效、协调监管仍是个问号。

 

       观察传统金融机构的监管历程不难发现,传统金融机构走过混业、分业监管之后,如今又掀起了金融混业监管的讨论。我国金融监管格局从早期人行主导的国有银行,发展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人行主管下的强制混业经营,再到1997年以来的“一行三会”分业监管模式对国内金融市场产生了重要影响。但延续至今,左支右绌的分业监管架构已经难以适应新的形势,出现了监管失灵、协调乏力问题,由此启动了“超级监管者”的研究设立工作。这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同样具有预警意义,必须提前应对分业监管之下混业趋势走强的市场挑战。

 

       现阶段,互联网金融监管刚刚起步,短期来看,分业监管可以有效防止不同行业之间的风险传染,但长期来看,有必要建立一个针对第三方支付、众筹、P2P、网络消费金融等互联网金融市场的“大互联网金融”监管框架,比如可探讨由各个分业监管机构组合设立较为松散的部门间协调监管机构,由银监会、证监会甚至是央行某单个金融监管部门领头进行统筹协调监管,或者交由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担此重任。

 

       有人说,法律法规是最底线的道德,而道德则是最高标准的法律。无疑,一切的法律法规只是行业发展的基点,要使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单靠监管这一外力显然不够,关键还在市场主体本身的自律与自觉。其实从P2P管理暂行办法中引入“备案制+负面清单制”的管理思路可以看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弦外之音”便是在“红线”外给行业发展与创新留足空间。

 

       在这一背景下,互联网金融监管至少是双管齐下:一方面落实分业监管并努力设立有效的监管协调机制,消除内部壁垒;另一方面搭建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行业信用体系共享网络,同时所有互联网金融主体应苦练内功,铸就“三板斧”。

 

      首先,互联网金融平台必须构筑安全级别高的技术风控体系,涉及客户账户、订单交易、资金托管等核心系统。该风控体系既可以通过自身团队开发,也可通过与银行、专业技术机构合作的方式进行布局,以应对网络世界四处游荡的黑客病毒攻击。此前,即便是数一数二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也出现不少账户被盗、资金被盗刷等风险事件,令人警醒。

 

       其次,互联网金融比拼产品研发能力,以资产端资源取胜。只有好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才能捕获更多投资者的芳心。未来互联网金融平台不见得非得大而全,而是潜入于某个细分领域进行专业化运作,比如已有P2P机构从传统的车贷、企业贷、房贷市场向医疗贷、健康贷、环保贷等新兴市场进发,以摆脱行业同质化困局。

 

       此外,目前互联网金融机构正不断网罗来自传统金融、IT、数据分析等领域的人才,像行业中的一些知名平台均招兵买马,构筑人才资源方面的竞争力。如此一来,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发展更加可期。